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学术讲堂

东方学术讲堂,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日志

 
 

杜卫东:我们用生活灵性了文学  

2015-01-20 10:0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反腐败的成果、经济领域的新常态,以及各种新改革的深入,对我国社会带来很大的变化。这些都将是促进我们文学、文化发展的一个新的东西。生活的发展,必然会反应在文学上。杜卫东、周新京的最新长篇小说《江河水》就是一个浅浅的开始。




依我看,报告文学是一幅写实油画,有点像罗中立的“父亲”,它着力描摹着生活中每一道艰辛的皱纹,每一缕温馨的目光。小说则像写意山水,在追求形似时更在意神似,在意“孤帆一片日边来”的奇绝,“十里蛙声出山泉”的意蕴。

 

这或许便是报告文学与小说的分野吧?

 

真实是报告文学的生命。倘若人物与事件不真实,就成了迷途羔羊,离嗝屁不远了。小说相反,它不拘泥于生活中是否发生,而在意按照生活逻辑和人物命运轨迹有没有可能发生。想象和虚构如果是报告文学的天敌,对于小说便是翱翔的双翼。从报告文学变成小说,是从生活现场抵达人性深处的跋涉。

 

《大江东去》是笔者十年前完成的中篇报告文学。它真实记述了一座港口的改革历程,在《人民文学》刊发后随即被《新华文摘》转载。作为报告文学它是成功的,用小说的美学标准衡量,就有点干巴呲咧了。

 

怎样把《大江东去》变成一部耐读的小说?首先,我和新京为它设置了三条线:主线在江河大刀阔斧施行改革的人生历程中展开,副线乃一起与主线紧密纠结的文物走私及商业间谍案。另外,令人肝肠寸断的情感线穿插其间,三线交错并行,力求把散落在生活中的珠子串联成一串精美的项链。

 

完成这个设想的关键是讲好一个故事。很久以来流行一种说法:故事性一强,文学性就掉档,这纯属瞎掰。雨果在《论司格特》一文中对书信体小说、叙述体小说的缺陷加以分析后,提出了戏剧式小说的概念,就是在小说中适当运用一些戏剧描绘的技巧。他认为小说不是别的,而是有时由于思想,有时由于心灵而超出了舞台比例的戏剧。亚里士多德讲悲剧的时候,也认为故事情节是第一位的,人物是第二位的。即便是把艺术形式、方法和技巧看得高于思想价值的纳博科夫,在《优秀读者与优秀作家》一文中提到,“从三个方面看待一个作家:他是讲故事的人,教育家和魔法师”,同样把“讲故事的人”放在了第一个层面。

 

生活本身常常不具有足够的故事性,小说较之报告文学的先天优势由此体现,可以天马行空,纵横驰骋。比如,《江河水》中的副线——文物走私和商业间谍案在生活中压根不存在,不过江河的原型确曾多年任职公安局,破获过数起大案,这就为我们的想象拓展了空间;而他在部队演出队的初恋经历又进一步激发了我们的灵感。因为这条副线,我们设计了丁薇薇、丁伯、黄敬业、秦海涛、方秋萍等人物,使这条副线风生水起,险象环生。再比如,江河的原型给我们的印象严谨而有些刻板,为了使小说中的形象更为丰满,我们在彰显了人物原型锐意进取的生命底色时,精心设计了江河与四个女人的情感线:贤淑温顺的妻子徐小蕙、敢爱敢恨的女大学生刘希娅、冰雪聪明的暗恋者卢茜和雍容华贵的初恋情人丁薇薇。让江河的人生不仅在改革的激流中经历磨练,也在情感的漩涡里接受拷问。

 

在讲述一个好故事时,我和新京特别注重了两个问题:

 

一是塑造人物。近年来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各种文学思潮,在拓展了我们的审美空间时,有意无意把一些常识性问题遮蔽了,以至小说中要不要塑造人物也成了争论的话题。淡漠情节、虚化人物、关注自我、面对内心,成了一种很时尚的文学理念。固然,小说要关注个体生命存在的独特性和人的精神空间的无限可能性,但这和注重人物塑造并行不悖。一部小说,如果读后脑海中浮现不出几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它的审美价值就难以点赞。英国作家阿诺德?贝内特曾这样强调人物之于小说的重要性:“优秀小说的基础就是人物塑造,此外再没有别的东西……风格是有价值的,情节是有价值的,观点的新颖独到是有价值的,但是,它们中间没有一项像塑造令人信服的人物那样有价值。”《江河水》中有名有姓的人物不少于三十个。他们中有的有生活原型,有的没有生活原型,我们都着力把他们放在各种矛盾与情感的漩涡中,来展示他们独特的命运轨迹,凸显他们各自的性格特征。

 

写人时,我和新京特别注重对人物心路历程的描摹,这也是小说区别于故事的坐标。作为男主人公,我们力求多角度展示江河的性格特征,写了他的勇于担当,也写了他的彷徨与苦闷;写了他的胆识和睿智,也写了他的浮躁和失落。老卢头出场不多,但在故事的推进和人生意义的追问上,份量弥足珍贵。我们写他的死没有拔高,其原始的驱动力竟是赎罪;而刘黑子的舍身取义也只是为了报恩。心灵的自我救赎和知恩图报,本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非常值得传承的元素,只是在时下消费主义浪潮席卷下,它的稀缺已如秦岭大熊猫。我们希望,老卢头和刘黑子的死,能够唤醒当代人普遍存在的冷漠与麻木。

 

二是传递美好的人生态度。审美活动当然不等于对某种道德主张和观念的简单认同,但是说到底不能脱离一定的道德态度和选择。在小说创作中,叙事主体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无论“叙什么”和“怎么叙”,都会受到叙事主体的叙事观念和个性的制约,反映出叙事主体独特的审美趣味和文化品格。萨特在《为什么写作》一文中指出,文学的写作活动是文学主体对社会的一种介入。因此,作者在写作中不能伪装中立,而必须“在审美命令的深处觉察道德命令。”从《大江东去》到《江河水》,我们在揭示生活中的丑恶时,始终不忘追寻心灵中的阳光。因为无论文学观念如何变化,文学的最终目是要使人离野兽更远!



杜卫东:我们用生活灵性了文学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更多阅读请关注《江河水》东方出版社

★★★★★★★★★★★东方好书榜★★★★★★★★★★★★

《江河水》——总有一曲时代交响曲让世界坚硬如初

《放思之美》——体悟由书画到阅读之美

《易经系传别讲》——逐字逐句讲解《系辞》原文,指其大要,十二分的明白晓畅

《人生的起点和终站》——南师讲“生死”:好好活着,才可以好好地死去

《中国道教发展史略述》——南怀瑾先生略述道教发展史

《近代中国外交史资料辑要》——中国外交史学奠基人蒋廷黻代表作

《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为身边的问题寻找到答案之书

《中国佛教文化论》——名家大作,形实辉映,启迪智悟之门


轻轻松松,拿起手机扫一扫

东方学术讲堂的微信公众号dfxsjt

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杜卫东:我们用生活灵性了文学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