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学术讲堂

东方学术讲堂,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日志

 
 

李景贤:一场改变世界格局的葬礼外交  

2015-11-23 10:2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外交之法,重在依靠各种机会改变格局、达成目的。在李景贤先生新书《外交官亲历丛书·我所知道的苏联-俄罗斯政要》中,详细记叙了一场改变世界格局的葬礼外交。



1982年11月10日,苏联最高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在执政18年后猝然去世。邓小平决定派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黄华,作为中国特使赴莫斯科参加其葬礼。在中苏间人员往来断绝了十七八年的情况下,这个“大举动”在国际上立即引起了广泛关注,被称为“邓小平对苏共新领导发动的一场‘葬礼外交’”。


由于当时的北京—莫斯科航班很少,往返不好相衔接,中国国务院一位主要领导人便提出,派一架专机送我国特使赴莫斯科参加葬礼。这一意见得到了小平同志的赞同。不过,黄华特使觉得,14日有班机去莫斯科,能赶上吊唁活动,便决定不坐专机去,给国家省点外汇。黄华乘坐的班机起飞后不久,小平同志提出,让黄华特使在首都机场发表个书面谈话,以便把几句要紧的话,说给苏共新领导听一听。但身边的人告诉他,黄华特使这次为了给国家省些钱,没有坐专机,而是坐班机去莫斯科的,飞机已经起飞了。于是,老人家便请当时正好在身边的胡乔木拟稿。按照小平同志口授的内容,胡乔木很快就草拟出黄华特使这篇书面谈话(以下简称“谈话”)。


我国驻苏联大使馆很快就收到了国内发来的“谈话”,打印出来后一看,也就一页A4纸的篇幅。我当时在使馆任二等秘书,被指定当黄华特使的联络员。我细细地品读了好几遍,感到文章虽短,但暗藏深意,话里有话,有战略思维的“大笔杆”才能写得出来。


“谈话”有三个妙笔。一个是称勃列日涅夫为“苏联卓越的国务活动家”,说他的逝世“是苏联国家和人民的重大损失”;他逝世前不久,“曾在多次讲话中表示将致力于改善中苏关系”,中方对这些讲话表示“赞赏”。这些提法令人耳目一新,与中方多年来狠批这位苏联领导人并给他扣上“新沙皇”、“社会帝国主义”等大帽子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这是小平同志一个“大手笔”。老人家这是借悼念逝者之机,着眼于苏联老百姓,意在做苏共新领导的工作。


另一个妙笔是,文内有这样的提法:到20世纪“60年代后期以后”,中苏关系“恶化达到了严重的地步”。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是有意安下的一个“软钉子”,暗示正好在这一时期执政的勃列日涅夫,应对两国关系的“严重”“恶化”承担责任。这句话绵里藏针,巧妙地体现出小平同志关于对勃列日涅夫“不能光说好话”这一指示精神。


还有一个妙笔是,“谈话”末了有这样一句话:“希望安德罗波夫总书记和苏联党政当局做出新的努力,促使中苏关系得到逐步改善。”这里边一个“总书记”,一个“党政当局”,相当耐人寻味,暗含着对苏联共产党执政地位的重新公开承认。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中共与苏共就开始相互进行大批判,而且越批火力越猛,一批就是20年。小平同志这位当年与苏共领导人面对面进行大论战的主角,现在把笔锋一转,大概是想让苏共新领导听出点弦外之音。


14日上午11时,驻苏联大使杨守正在我的陪同下,早早就来到了莫斯科国际机场贵宾室,等候黄华特使的到来。大约过了20分钟,苏联副外长伊利切夫也来了。他一见面就高兴地对杨大使说:那份“文件”(指黄华特使离京前的书面谈话)已经看到了,写得“很正面”,对它的评价自然也就“很正面”。伊利切夫还半开玩笑地说:“大使若是允许提意见的话,我就冒昧说两点。”杨大使颇感兴趣地说“请讲!”于是,他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片(估计是塔斯社发的消息稿),指着一个地方慢条斯理地说:“文件”中“祝愿苏联的建设事业日益发展”这一处,“建设”一词显得秃了一点,前面如果加上“社会主义的”这样一个形容词,那就更好啦!又说,“文件”中只有一个地方用了个“党”(指苏共)字,在别处如能再用一两次,那就锦上添花了!这位老外交把两点意见说完后,眯着眼望着杨大使,似乎觉得自己“点中”了“要害”。看他这副得意的样子,我不由得会心一笑:这块“老姜”好“辣”!


12时10分,黄华特使一来到机场贵宾室,杨守正大使就立即把他请到一边,汇报在北京发表“书面谈话”一事。他听到后先是一愣,说:哦,原来还有这么回事,我上午离开北京之前发表了个“书面谈话”!当看完我交给他的“谈话”稿后,他又立即说:“小平同志的决策真英明!乔木同志的文章写得真好!”我陪着杨大使站在黄华特使的身旁,明显可以感觉得出来,对于小平同志这一“神来之笔”,他感到非常振奋。


伊利切夫站在四五米开外的地方,一直眯着眼望着中国特使和大使,似乎努力在猜,这两位中国高级外交官,站在那里究竟在嘀咕些什么。这位苏联副外长曾与中国5名副外长谈过勘界问题和国家关系,而且一谈就是10年。尽管如此,他对中国“治理文化”那些细微之处,也未必那么精通。此时,他虽“吃透”了中国特使那篇“谈话”的深意,但恐怕很难料到,其来历却如此之奇特。


……


15日9时葬礼开始。安德罗波夫致悼词,各界代表先后发表讲话。当日天气很冷,大约在零下20摄氏度,在每位讲话人的面前,飘着一层层非水非冰的薄雾。9时20分,安放着勃列日涅夫遗体的棺椁,由苏共中央主要领导人和多名士兵,抬到列宁墓左侧的墓穴旁。站在墓穴旁的苏共领导人,脱帽默哀了一两分钟,送故人最后一程。随后,勃列日涅夫夫人缓缓地走到墓穴边,弯下腰去捧起一抔黄土,轻轻地向逝者撒去,墓地上空顿时飘起一缕淡黄色轻烟……


14时55分,安德罗波夫来到克里姆林宫乔治大厅,准备集体会见参加葬礼的外国领导人。他与黄华特使的会见安排得比较靠前。这位新任苏共中央总书记,紧紧地握着我特使的手表示欢迎。黄华对勃列日涅夫的逝世,再次代表中国领导人表示“深切哀悼”,说这是“苏联国家和人民的重大损失”;转达了中国领导人对他当选苏共中央总书记的祝贺,祝他在新的重要岗位上取得“巨大成就”;表示中方真诚希望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苏关系正常化能得以实现。


对于中国党和政府派特使参加勃列日涅夫的葬礼,安德罗波夫深表感谢。他还说,相信中苏两国的关系一定会好起来的。


黄华特使回到下榻的莫斯科大饭店后,高兴地对我们说:“我今天受到了特殊的礼遇,安德罗波夫总书记同我交谈了三四分钟,而他与别国领导人谈话的时间都比较短,大多只有一两分钟。”过后不久,苏联外交部的负责官员特地来到黄华住处,同我方译员李凤林核对中国特使与苏共中央总书记谈话的俄文记录。苏方对这次特殊谈话之重视,由此可见一斑。


这次到莫斯科参加葬礼的外国代表团多达一百五六十个,党与国家第一把手、政府首脑级别的高级代表团就有四五十个。苏方在礼宾安排方面,每次都把身份并不高的我国特使摆在高档来宾的位置上。这是一种超规格的礼遇,它一方面说明苏共新领导“读”懂了邓小平“葬礼外交”之深意,看重中国的分量,另一方面也表明,苏方期待中苏两大党、两大国的关系以此为契机,能逐步走上正常发展的轨道。



李景贤:一场改变世界格局的葬礼外交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更多阅读请关注《我所知道的苏联-俄罗斯政要》东方出版社

★★★★★★★★★★★东方好书榜★★★★★★★★★★★★

《外交官亲历丛书·我同法国六位总统的零距离接触》——了解外交官亲历的历史,看珍贵史料和绝密细节首度公开。

《外交官亲历丛书·基辛格》——中国外交官揭秘基辛格如何造就传奇

《外交官亲历丛书·我与卡斯特罗》——中国外交官眼中最平民化的领导人

《外交官亲历丛书·我所知道的苏联-俄罗斯政要》——中国外交官讲述苏联、俄罗斯领导人的政治与生活态度

《外交官亲历丛书·曼德拉》——中国外交官讲述曼德拉的光辉一生

《外交官亲历丛书·我所知道的布莱尔》——前驻英大使马振岗先生记录在英国的亲身见闻及与布莱尔等政要的交往


轻轻松松,拿起手机扫一扫

东方学术讲堂的微信公众号dfxsjt

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李景贤:一场改变世界格局的葬礼外交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李景贤:一场改变世界格局的葬礼外交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