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学术讲堂

东方学术讲堂,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日志

 
 

金春峰:传统观念是如何堵塞近代科学的进路?  

2015-12-28 11:0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近代以来,西方自然科学理论与技术源源不断进入东方世界、特别是中国人的视野,国人以不曾间断地努力,力图按着西方自然科学理论与技术之法,发展属于自己的理论与技术,却总是落后于西方,这是为何?金春峰在新书《先秦思想史论》中,对此做了深度的分析,发人深省。



这里首先要指出的是,由于中医、天文学、音律学及由感应说而产生的地震预报等等取得了巨大成就,就使中国以阴阳五行为基础的宇宙模式和思维方式成为一种普遍的思维模式,甚至成为构造答案的公式,从而严重地堵塞了民族认识的发展。

在董仲舒的天人感应思想中,他的“人副天数”“天人同类”“天人相应”等理论,都是阴阳五行象数式思维方法导致的结果。在谶纬中,它被滥用于解释各种各样的现象,而不需要借助任何实践经验。其典型例证如《春秋考异邮》所说:


阳立于五,极于九,五九四十五日一变,以阴合阳,故八卦主八风,相距各四十五日。三九二十七,七者阳气成,故虎七月生。阳立于七,故首尾长七尺。斑斑文者,阴阳染也。七九六十三,阳气通,故斗运,狗三月而生也。


《春秋说题辞》说:“羊者详也,合三为生,以养士也,故羊高三尺。”

在《白虎通》中,阴阳五行作为一种公式,可以随心所欲地解释各种现象,从现在来看,令人十分好笑,如:


“平章百姓,姓所以有百何?”答:“人含五常而生,声有五音,宫商角羽徵,转而相杂,五五二十五,转生四时,故百而异也。气殊音悉备,故殊百也。”“人见面时,何以有再拜?”答:“法阴阳也。”“男娶女嫁何?”答:“阴卑不得自专,就阳而成之。”问:“何以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答:“阳数奇,阴数偶,男长女幼者,阳舒阴促。男三十,肌骨坚强,任为人父。女二十肤肌充盛,任为人母,合为五十,应大衍之数,生万物也。”


如此等等。

这种贴标签与主观地以阴阳五行解释一切的思维方式一直支配到近代以前。

所以清代以前的自然科学完全不像有些论著所断言的,以李时珍、宋应星、方以智、朱载堉为代表,其科学成就达到了最高峰,与当时西方比,也毫不逊色,只是清兵入关,清皇朝的建立,引起了倒退,中国自然科学才落伍了。认为李时珍、宋应星、方以智、朱载堉等人的科学成就,包含着近代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与思维方式的运用,是与中国古代的自然科学有质的区别的。在我看来,事情并非如此。

以李时珍而言,他的《本草纲目》在药物学史以及植物动物学、矿物、化学等领域的具体成就是值得肯定的,无愧为伟大的科学家;其科学贡献的性质,其研究方法与思维方式则不能不说仍然是传统的而不是近代的。

本草、药物学在中国有发达的历史。在《本草纲目》之前,早有《神农本草》、《本草经集注》(梁代陶弘景)、《新修本草》(唐代苏敬)、《证类本草》(宋代唐慎微),以及上述综合性大型本草的续编,如《本草拾遗》(唐代陈藏器)、《本草衍义》(宋代寇宗奭)等等。其他各种专业性的本草也时有出版,如《食疗本草》(唐代孟诜著,张鼎增订)、《食性本草》(后唐陈仕良著)、《救荒本草》(明代朱橚著)等。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与之相比虽在内容、范围、正确性(经验总结)、观察、实践方面是大为丰富与提高了(收载药物1892种中新增有374种),但基本的研究方法与指导思想则与以前没有变化。以李的新的药物学分类而言,它明确地按植物生态来划分类别,而摒弃了《新修本草》与《证类本草》中的将药物分上品、中品、下品的纯形式主义分类法,从而向着近代植物学分类思想前进了一步,但它的类别仍然是直观的表面的。草、谷、菜、果、木等类的划分以及将草类分为山草、芳草、隰草、毒草、蔓草、水草、石草;谷类分为麻、麦、稻、稷、粟、菽、豆、造酿;菜类分为荤辛、柔滑、蓏菜、水菜;果类分为五果、山果、夷果;木类分为香木、乔木、灌木等。这种分类与近代从植物本身的生理解剖形态上来作的分类完全不侔。

如果进一步涉及药物之原理即“科学”之实质问题时,则李时珍的回答,更是传统阴阳五行的象数模式的一套,其第十二卷《序论》说:“天造地化而草木生焉。刚交于柔而成根荄,柔交于刚而成枝干。叶萼属阳,华实属阴。由是草中有木,木中有草。得气之粹者为良,得气之戾者为毒,故有五形(金、木、水、火、土)焉,五气(香、臭、臊、腥、膻)焉,五色(青、赤、黄、白、黑)焉,五味(辛、酸、苦、甘、咸)焉,五性(寒、热、温、凉、平)焉,五用(升、降、浮、沉、中)焉。炎农尝而辨之,轩岐述而著之,汉、魏、唐、宋、明贤良医代有增益,但三品虽存,淄渑交混,诸条重出,泾渭不分。苟不察其精微、审其善恶,其何以权七方、衡十剂而寄死生耶?于是剪去重复,绳缪补遗,析族区类,振纲分目。除谷菜外,凡得草属之可供医药者六百一十一种,分为十类,曰山、曰苏、曰隰、曰毒、曰蔓、曰水、曰石、曰苔、曰杂、曰有名未用。”这段话表现了李时珍的基本指导思想。而它不是别的,正是中国自古就有的阴阳五行。因此他自己说他的本草,是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改良、损益、剪去重复,绳缪补遗与析族区类,振纲分目。试问,就科学原理层次而言,《本草纲目》反映了什么近代内容呢?答案只能是否定的。

宋应星的科学成就表现于《天工开物》。 分析这本著作,其内容可分两大类;一是实践性的生产技术之描绘与记载:如造纸、织布调丝与纺纱方法;农田耕耘技术、水利工具及染料的提取与染色、各种谷物与油料的加工工具等技术过程,等等。二是博物知识,如稻、麦、菽、甘蔗、糖等之品种、形状、生长、种与施肥概况、病虫害等知识、蚕之养育、衣服种类及某些植物之概况等。故可以说是一本有关中国古代农业和手工业生产技术的百科全书。但这两大类基本上都系经验与观察的描述,与科学有严格的区别。此两类知识在中国古代都有悠久的传统与历史。宋应星的特点只是更加完整、系统,为生产、生活服务的目的性更加明确而已。

《天工开物》中也有一些物理学的解释,如火药爆炸及其他各种现象之原因,但在这里,宋应星一点也没有超出中国传统自然科学的思维方式与研究方法,并且一点也没有在前人水平上有所前进。关于宝石的形成,宋应星说:“凡宝石自大至小,皆有石床包其外,如玉之有璞。金银必积土其上,韬结而成。而宝则不然,从井底直透上空,取日精月华之气而就,故生质有光明。如玉产峻湍,珠孕水底,其义一也。”(《道十八?宝》)又说:“凡玉映月精光而生。”“凡琉璃石,与中国水精,占城火齐,其类相同,同一精光明透之义。”(同上)总之都是秦汉时期的老套。

宋应星在第十六卷有一段话,很能体现他的整个科学指导思想。他说:“斯文千古之不坠也,注玄尚白,其功孰与京哉!离火红而至黑孕其中,水银白而至红呈其变,造化炉锤,思议何所容也!五章遥降,朱临墨而大号彰;万卷横披,墨得朱而天章焕。文房异宝,珠玉何为?至画工肖象万物,或取本姿,或从配合,而色色咸备焉。夫亦依坎附离,而共呈五行变态,非至神孰能与于斯哉。”这段话的大意是:历代文化所以能流传不失,靠白纸黑字的文献记载。在火红之中就酝酿出最黑的墨烟。水银是白色的,而它却能变出朱红……画家各种颜料的配备,要依靠水火的作用,而作用的结果却表现为五行(水火木金土)的千变万化。不是自然的神妙,谁有这种本事呢?全部思想都以阴阳、八卦、五行为基础,与近代自然科学是完全背离的。

方以智关于科学的指导思想,见于《物理小识自序》关于质测的论述。他说:“以费知隐,重玄一实,是物物神神之深几也。寂感之蕴,深究其所自来,是曰通几。物有其故,实考究之,大而元会,小而草木螽蠕,类其性情、征其好恶、推其常变,是曰质测。”这里“通几”是哲学性的认识,“质测”属于科学的范围。他认为,“质测”的根本任务是实地考究“物之故”,所以它不指技术而指科学。但他列举的科学范围,仍是中国传统的天文历法(元会)、医学与博物知识(草本螽蠕之性情、好恶、常变),并没有新的研究视野。其研究方法虽已有西方近代科学的影响,但他并不了解其精神实质之所在。所以,方以智所谓试验、实验,仍不外是王充的“实知”,在耳目闻见基础上加以“心意诠订于内”而已,与西方近代科学实验之实验,是两回事。不仅如此,他还以儒者之“宰理”驾驭一切,认为“圣人通神明,类万物,藏之于易,呼吸图策,端几至精”,远高于西方“质测”之未备。

正是因此,方以智的儿子方中通在谈到《物理小识》之编录缘起时,明确指出,他父亲所继承的是宋赞宁禅师、苏东坡、邓潜谷、王虚舟等之《物类志》《物性志》《物理所》,以及张华、李石之《博物志》的古代博物学传统,严格地说,它与有目的的科研是不相侔的。

在这种博物思想指导下,《物理小识》天类的根本指导思想是张载、王夫之的气一元论,“合虚实神形而表其气中之理”,实是哲学而不是科学。风雷雨旸类之内容则或为记异,或为迷信,涉及原理之解释则不外董仲舒阴阳五行的老套。所以关于雹的成因,方以智引汉元光元年七月董仲舒答鲍敞问,说:“董子早精此理。”医学、医药的基本内容则是《内经》三部九候、十二经脉等传统医学思想。金石类记金属,为金银铜铁锡等之品种、成色、炼金、镀金、化铁之方法等,系博物知识。涉及物理之成因时,则与宋应星一样,以阴阳精气解释,如说:“锡受太阴之气而生,二百年成砒,砒二百年而锡始生,阴气故柔,又二百年不动,遇太阳之气乃成银、金。酒在锡器浸久有杀人者,以有砒毒也。然锡又能解砒毒,从类化也。”(卷七)又说:“盐碱者生于火也,地中得火,遇水成盐。”(同上)草木类,除博物记载外,涉及原理时,亦莫不引阴阳五行以立论,如说:“草木感东方春气而生,梅独先者,酸为木性,得气之正,蔓草皆左旋,皆体天左旋也,阴而承阳也。”(卷九)鸟兽类则说:“中秋无月,则兔不孕,世兔皆雌,唯月兔雄。阴类相感,乃其理耳。”(卷十)《通雅》卷五二论古医方原理,说:“天地生万物者五气,五气定位,则五味生。气者天也,温熟者天之阳,寒冻者天之阴,阳则升,阴则降。味者地也,辛甘者地之阳,酸苦者地之阴。阳则浮,阴则沉。”总之,全部药理,方都归之为阴阳、升降、浮沉。故说“博物君子,于此观物理焉”。所继承的亦是阴阳五行的老套。

那么朱载堉的成就是否属于近代自然科学呢?有些著作认为如此。但应该指出律学及其数学计算方法,本来是中国古代早就存在并且相当发达的,朱载堉的计算及其运用的新公式在精密、完整方面虽然达到一个新的水平,但从形态上说,则丝毫没有突破中国古代律学思维方式的范围与质的规定性(如缺乏机械论的本体背景等)。

《律学新说》中计算公式和数值极多,“但其计算范围,大体上不过圆及其半径、直径,圆内接正方形、外切正方形、圆周率、圆面,正圆柱体体积,以及算法方面的比例、乘方、开方、勾股定理等。”(冯文慈《律学新说及其作者》)这些计算,其数值与方法朱载堉都有自己的贡献和创造,但无疑都没有超出中国传统的代数数学计算方法之外。

《律学新说》中两个最重要的数值是二的十二次方根及二的二十四次方根。由于解决了这两个数值的精确计算(算到二十五位数字),朱氏在世界律学史上,第一个解决了十二平均律的计算问题,其成就在这一点上是居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但朱的二的十二次方根的计算方法,其基础一步,仍是我国传统的勾股术。第二步,求平方根的平方根,第三步求第二个平方根的立方根,是朱的独特贡献,但思路仍不外是代数计算之途径。因此仍然没有超出传统科学的范围,而不过是在传数学范围内把它发展到可能达到的最高水平而已。



金春峰:传统观念是如何堵塞近代科学的进路?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更多阅读请关注《先秦思想史论》东方出版社

★★★★★★★★★★★东方好书榜★★★★★★★★★★★★

《儒学的多维视域》——新世纪、多视角重新审视传统儒学精神

《向道而思》——华东师范大学杨国荣教授论文选集,义理精审,辨析入微

《中国正义论的形成》——探究“正义”在中国的起源

《先秦思想史论》——金春峰先生以清晰明确地解读先秦各家思想之关节要点

《理学与文学论集》——从宋明理学看中国文化、文学的天地

《颜茂猷思想研究》——中国的劝善运动起源于何时?颜茂猷在劝善运动中起何作用?


轻轻松松,拿起手机扫一扫

东方学术讲堂的微信公众号dfxsjt

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金春峰:传统观念是如何堵塞近代科学的进路?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