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学术讲堂

东方学术讲堂,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日志

 
 

曾国藩:我为何以“以做官发财为可耻”?  

2015-04-22 10:1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习骅撰文在澎湃发表,说曾国藩与“第一次”保持了安全距离。曾国藩为何远离法官生财?且看《学而丛书·曾国藩家书》中所写。



道光二十九年三月廿一日与诸弟书

 

澄侯、温甫、子植、季洪足下:正月初十日发第一号家信,二月初八日发第二号家信,报升任礼部侍郎之喜,廿六日发第三号信,皆由摺差带寄。三月初一日由常德太守乔心农处寄第四号信,计托带银七十两,高丽参十馀两,鹿胶二斤,一品顶带三枚,补服五付等件。渠由山西迂道转至湖南,大约须五月端午前后乃可到长沙。

 

予尚有寄兰姊蕙妹及四位弟妇江绸棉外褂各一件,仿照去年寄呈母亲叔母之样。前乔心农太守行时不能多带,兹因陈竹伯新放广西左江道,可于四月出京,拟即托渠带回。澄弟《岳阳楼记》,亦即托竹伯带回家中。

 

二月初四澄弟所发之信,三月十八接到。正月十六七之信;则至今未收到。据二月四日书云,前信着刘一送至省城,共二封,因欧阳家、邓星阶、曾厨子各有信云云,不知两次摺弁何以未见带到?

 

温弟在省时,曾发一书与我,到家后未见一书,想亦在正月一封之中。此书遗失,我心终耿耿也。

 

温弟在省所发书,因闻澄弟之计,而我不为揭破,一时气忿,故语多激切不平之词。予正月复温弟一书,将前后所闻温弟之行,不得已禀告堂上,及澄弟植弟不敢禀告而误用诡计之故,一概揭破。温弟骤看此书,未免恨我。然兄弟之间,一言欺诈,终不可久;尽行揭破,虽目前嫌其太直,而日久终能相谅。

 

现在澄弟书来,言温弟鼎力办事,甚至一夜不寐,又不辞劳又耐得烦云云。我闻之欢喜之至,感激之至。温弟天分本高,若能改去荡佚一路,归入勤俭一边,则兄弟之幸也,合家之福也。我待温弟,似乎近于严刻,然我自问此心,尚觉无愧于兄弟者,盖有说焉:

 

大凡做官的人,往往厚于妻子而薄于兄弟,私肥于一家而刻薄于亲戚族党。予自三十岁以来,即以做官发财为可耻,以宦囊积金遗子孙为可羞可恨,故私心立誓,总不靠做官发财以遗后人,神明鉴临,予不食言。此时侍奉高堂,每年仅寄些须以为甘旨之佐;族戚中之穷者,亦即每年各分少许,以尽吾区区之意。盖即多寄家中,而堂上所食所衣亦不能因而加丰;与其独肥一家,使戚族因怨我而并恨堂上,何如分润戚族,使戚族戴我堂上之德而更加一番钦敬乎?

 

将来若作外官,禄入较丰,自誓除廉俸之外不取一钱。廉俸若日多,则周济亲戚族党者日广,断不畜除廉俸之外不取一钱积银钱为儿子衣食之需。盖儿子若贤,则不靠宦囊亦能自觅衣饭;儿子若不肖,则多积一钱,渠将多造一孽,后来淫佚作恶,必且大玷家声。故立定此志,决不肯以做官发财,决不肯留银钱与后人;若禄入较丰,除堂上甘旨之外,尽以周济亲戚族党之穷者,此我之素志也。

 

至于兄弟之际,吾亦惟爱之以德,不欲爱之以姑息。教之以勤俭,劝之以习劳守朴,爱兄弟以德也;丰衣美食,俯仰如意,爱兄弟以姑息也。姑息之爱,使兄弟惰肢体,长骄气,蒋来丧德亏行,是即我率兄弟以不孝也,吾不敢也。我仕宦十馀年,现在京寓所有惟书籍、衣服二者。衣服则当差者必不可少,书籍则我生平嗜好在此,是以二物略多。将来我罢官归家,我夫妇所有之衣服,则与五兄弟拈阄均分。我所办之书籍,则存贮利见斋中,兄弟及后辈皆不得私取一本。除此二者,予断不别存一物以为宦囊,一丝一粟不以自私,此又我待兄弟之素志也。恐温弟不能深谅我之心,故将我终身大规模告与诸弟,惟诸弟体察而深思焉。

 

去年所寄亲戚各项,不知果照单分送否?杜兰溪为我买《皇清经解》,不知植弟已由省城搬至家中否?

 

京寓一切平安。纪泽《书经》读至《冏命)。二儿甚肥大。易南谷开复原官,来京引见,闻左青士亦开复矣。同乡官京中者,诸皆如常。馀不一一。

 

兄国藩手草。

 

再者,九弟生子大喜,敬贺敬贺。自丙午冬葬祖妣大人于木兜冲之后,我家已添三男丁,我则升阁学,升侍郎,九弟则进学补康,其地之吉,已有明效可验。我平日最不信风水,而于朱子所云“山环水抱”“藏风聚气”二语,则笃信之。木兜冲之地,予平日不以为然,而葬后乃吉祥如此,可见福人自葬福地,绝非可以人力参预其间。家中买地,若出重价,则断断可以不必;若数十千,则买一二处无碍。

 

宋湘宾去年回家,腊月始到。山西之馆既失,而湖北一带又一无所得。今年因常南陔之约,重来湖北,而南陔已迁官陕西矣,命运之穷如此。去年曾有书寄温弟,兹亦付去,上二次忘付也。

 

李笔峰代馆一月,又在寓抄书一月,现在已搬出矣,毫无道理之人,究竟难与相处。庞省三在我家教书光景甚好。邹墨林来京捐复教官,在元通观住,日日来我家闲谈。长沙老馆,我今年大加修整,人人皆以为好。

 

琐事兼述,诸惟心照。



曾国藩:我为何以“以做官发财为可耻”?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更多阅读请关注《曾国藩家书》东方出版社

★★★★★★★★★★★东方好书榜★★★★★★★★★★★★

《学而丛书·三民主义》——会看民国时期的中国梦

《学而丛书·日本与日本人》——透视日本人的灵魂,比多数日本人更懂日本

《学而丛书·荒漠甘泉》——蒋介石生前最喜爱、去世后陪葬身侧的书,千万读者的人生导师

《学而丛书·菊花与刀》——全面认识日本的镜子

《学而丛书·曾国藩家书》——全新整理、收录最齐、方便阅读的《曾国藩家书》

《学而丛书·碧岩录》——与《坛经》比肩的禅宗第一书。首次全译精注,无障碍阅读

《学而丛书·日本论》——剖析日本近代政局,痛责政客目光如豆,预言屡屡应验

《学而丛书·中国四十年来大事记》——梁启超分析李鸿章对近代中国的影响

《学而丛书·中国人的气质》——最早最系统揭示中国人“劣根性”的西方著作


轻轻松松,拿起手机扫一扫

东方学术讲堂的微信公众号dfxsjt

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曾国藩:我为何以“以做官发财为可耻”?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