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学术讲堂

东方学术讲堂,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日志

 
 

龚鹏程:国学热不仅仅是读一读经典,更需要反思  

2015-08-11 11:0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中国经济强大了,中国传统文化也被我们重新认识。可这国学热中,我们仅仅是读一读经典就可以了吗?龚鹏程《国学入门》一书中,对此有着独到的见解。



20 世纪90 年代以后,新国学运动之兴起,似乎即表示了新时代参赞钻研之机。这时新国学运动发展之脉络又与以前不同了。一方面是经过从五四运动到“文革”激烈反传统思潮之后,冷静下来反省,不免要重新寻找那久已失落的民族文化传统,修补“文革”所造成的裂痕。这无论从感情上或理智上说,都是应时当机之举。故由伤痕文学,一步步发展到文化热,再到国学研究,发现我们对中国传统业已睽隔太久了,所以需要补课、需要重新理解国学。


再从大环境看,全球化趋势中,中国经济逐渐崛起,也需要寻找自己的文化身份,确定自己的文化角色。因此回头试图了解国学,亦符合人情之需要。


若更由教育的角度看,则亦不妨说此番国学热乃是西式专业化教育之反省。自引进西式现代化教育之后,中国的教育就在向专业分科的方向走,到50 年代效法苏联而达高峰。迄今大学教育基本上仍是专业分科的体制。文理工农先分,文中再分人文与社会科学,再分人文为文史哲等。文中再分文学与文献,文学继分古今,已而古分若干段,今又分若干段;史分中外古今,亦各分若干段;?如是等等,切割细琐已极。自谓专业,便于一门深入。这种西方分类思维下的产物,不利于中国学文之讲习,是必然的。就像中医看重其整体性,西医看重其分解。割裂而言学,在中国古人便认为会不见全体大用,不足为训。可是在整个现代教育体制中,不分就无法归类、无从研究。国学之终遭拆解,消融于各专业科系中者,正以此故。


但专业化既久,其病亦愈明显。西方反省现代化的思潮,于20世纪40 年代以后,就不断批判现代大学教育体制已经造成了专业性的分割。不同制式专业领域出身的人,例如学人文和学理工的人宛如活在两个世界,根本无法讲通;各专业所形成的壁垒与鸿沟,也彼此无力跨越。因此70年代开始提倡科技整合,80年代开始提倡通识教育,希望能济专业之穷。中国受教育改革之风的影响,也开始提倡素质教育,希望能给学生在尚未专业化之前,先打下较广博的文化教养基础。这当然仍是不完全的改革,未动摇专业教育体系,只是以通识教养为其基础,稍救其弊罢了。


此外就是重提国学。因为其他领域要不要专业,难以论断;国学却是讲中国传统学问的,中国传统学问割裂为文史哲等,经数十年之实验,显然并不成功,所以该重新将专业壁垒打通了来教来学。这就是许多学校纷纷开办打通文史哲之实验班的原因。


换言之,90 年代以后,新一波的国学运动,至少有对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反思、对“文革”之反思、对专业化之反思、对未来民族文化身份认同之思考等诸因素促其兴起,非可泛泛视之为保守主义复辟也。


从做学问的角度说,中国学问也确实自有特点,应该阐扬。


钱钟书先生就曾比较中外诗篇说:“西洋诗的音调像乐队合奏,而中国诗的音调比较淡薄,只像吹着芦管”,“我们最豪放的狂歌,比了你们的还是斯文。中国诗人狂得不过有凌风出尘的仙意,你们的诗人狂起来可不得了,有拔木转石的兽力和惊天动地的神威。中?国诗绝不是贵国威德门(Whitman,今译惠特曼)所谓野蛮犬吠,而是文明人话,并且是谈话,不是演讲,像良心的声音,又静又细”,“中国社交诗特别多,宗教诗几乎没有”,“中国诗用提问语气做结束的,比我知道的西洋任何一国诗来得多”(《写在人生边上的边上?谈中国诗》),这是中外诗作上的一些差别。


在文学批评方面,同样有点儿不同,钱先生说:“把文章通盘的人化或生命化(animism), 就是中国文评的特点,如《文心雕龙》云作文须‘以情志为神明,事义为骨髓、词采为肌肤,宫商为声气’,或什么气、骨、力、魄、神、脉、文心、句眼、肌理等等用来评论文章的术语,都显示着这样的特点。西方没有这样的评论方式,故不会说文章可分阴柔阳刚,也不视文如人,想象着文章本身就像人一般,有其气骨神脉种种生命机能和构造。再者,西洋人就是讲到气,也只是指气压,而非气息。”(《写在人生边上的边上?中国固有的文学批评的一个特点》)


在中国文史哲等其他各领域,大概都可以找到若干钱先生所举的这类事例,足以说明中国的文化表现、思维模式、批评术语,均有不类于其他文明之处。西洋人的学问,自成体系,自成格局,中国亦然。既是如此,研治国学,便是对学术忠诚的一种表现,针对中国学问的特性来予以开发,乃是新时期学人应尽的义务。



龚鹏程:国学热不仅仅是读一读经典,更需要反思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更多阅读请关注《国学入门》东方出版社

★★★★★★★★★★★东方好书榜★★★★★★★★★★★★

《儒门修证法要》——最适合现代人的修身之道,立足于现实,着眼于解决问题的方法

《文学散步》——徜徉于文学世界,悠游于知识海洋

《鹏程问道》——龚鹏程先生四十岁时撰写的回忆录:率真坦荡、不拘常俗、勤奋自砺

《中国文学史》——文学史颠覆之作,摒弃旧文学史写法,让文学史回归文学的史态

《国学入门》——学国学之纲维,习国学之精神,觅国学之堂奥,尽在国学入门中!


轻轻松松,拿起手机扫一扫

东方学术讲堂的微信公众号dfxsjt

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龚鹏程:国学热不仅仅是读一读经典,更需要反思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