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学术讲堂

东方学术讲堂,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日志

 
 

黄玉顺:不知“礼”就不知道中国人的生活  

2015-09-17 10:2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礼是中国传统文化社会的重要一环,不知道、不了解礼,就看不懂中国人的生活与精神。黄玉顺在新书《中国正义论的形成》中,对此有精彩的分析。



孔学博大精深,犹如颜渊喟然而叹: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子罕》)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在孔学的诸多概念范畴中,颜渊特别点出了“文”与“礼”。在孔学中,“文”尽管并不等于、但主要就是指的“礼”(详见下文)。于是,颜渊的喟叹便将我们带进了孔子的礼学视界。

颜渊所谓“博我以文,约我以礼”,其意出自孔子之语:


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雍也》)


这里,“文”与“礼”当然是有区别的,如朱熹所说:“君子学欲其博,故于文无不考;守欲其要,故其动必以礼。”(《论语集注?雍也》)但另一方面,“文”与“礼”也是相通的。例如,《论语》记载: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子罕》)


朱熹集注:“道之显者谓之文,盖礼乐制度之谓。”(《论语集注?子罕》)这里“文”包括的“制度”,就是礼。孔子自己也说过:


文之以礼乐。(《宪问》)


所以,孔子崇尚“周礼”,而谓之“文”:


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八佾》)


孔子谈及“文献”,也是谈的“礼”的问题:


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徵之矣。(《八佾》)


这是因为,古之礼制,或具载于文本之中,或授受于贤者之口。所以,《论语》所载“子以四教:文、行、忠、信”(《述而》),朱熹集注“教人以学文修行而存忠信也”(《论语集注?述而》),将“文”与“行”放到一起解释,“学文”就是说的学礼知礼,而“修行”就是说的修礼行礼。

因此,与“文”相对的不是“礼”,而是“质”。如孔子说: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雍也》)


要理解这番话,有必要简要谈一谈汉语“文化”、“文明”的原义:


其一,“文”与“纹”、“汶”、“雯”等是古今字,意谓事物的纹理、秩序、有序化、条理化。许慎解释:“文,错画也,象交文。”(《说文解字?文部》)所谓“错画”就是交错的纹理。在社会生活、亦即“人文”中,“文”的主要形式即社会规范建构及其制度安排,也就是“礼”,例如周公的“制礼”。《诗经?大雅?大明》“文定厥祥,亲迎于渭”,朱熹解释:“文:礼。”(《诗集传》)《国语?周语上》“以文修之”,韦昭注:“文,礼法也。”反之,则是庄子所说的“浑沌”(《庄子?应帝王》),也就是与“文”相对的“质”。以今天的观念、其实也是孔子的观念看:一方面,“无文”便无社会文明,有“文”则“明”,这就是《易传》所说的“文明以止,人文也”(《周易?彖传》),这是一种“显”(显明),亦即上引朱熹所说“道之显者谓之文,盖礼乐制度之谓”;而另一方面,“无文”正是本真状态,《礼记?中庸》谓之“诚”,《老子》谓之“玄”(《老子》第一章),亦即一种“幽”、一种“隐”。道家以“质”为尚;儒家则进一步要在本源(质)上建构文明(文),此即孔子所说的“文质彬彬”,《中庸》所说的“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其二,“化”是说的从一种状态转入另一种状态。一方面,由质到文(建构社会规范)是一种“化”,此即所谓“文化”的本义,如周公的“制礼”;而另一方面,由文返质(返朴归真)同样是一种“化”,如周公的“作乐”(详见下文)。后者其实是一种更高的境界,这也是“化”字的本义:“亻”是站着的人,孔子所谓“立人”(《雍也》);“匕”是倒下的人,许慎所谓“到人”(倒人)(《说文解字?匕部》);“化”即意味着把人(主体)放倒,今所谓“解构主体性”,这正是庄子所竭力阐明的。其实,孟子所说的“夫君子所过者化,所存者神,上下与天地同流”(《尽心上》)、“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尽心下》),也是这种“乐化”的境界。


其三,由上所述,存在着三种境界:无人、立人、倒人。“文化”其实只是其中的第二境界而已,略相应于冯友兰先生所说的“功利境界”和“道德境界”(《新原人?境界》)。道家似乎崇尚第三境界,然而假如未经第二境界,其实只是第一境界而已,即冯友兰先生所说的“自然境界”;儒家兼具三种境界,此即所谓“文质彬彬”,由“诚”(质)而“礼”(文)(文化、文明),由“礼”而“乐”。


礼之为文,可称之为“礼文”,即礼之文。《荀子?非相》说:“文久而灭,节族久而绝;守法数之有司,极礼而褫。”杨倞注:“文,礼文。”例如光绪年间所编的《礼文备录》,记载的就是婚礼、丧礼、吉礼等等礼制、礼仪。礼有其文,亦有其质。礼之质,并非礼本身,而是礼之根据,也就是“义”,谓之“礼义”,即礼之义。(详见下文)如孔子说:


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颜渊》)

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卫灵公》)


“质直”在于“好义”,因此,“质”就是“义”。所以,“文”与“质”的关系就是“礼”与“义”的关系。




黄玉顺:不知“礼”就不知道中国人的生活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更多阅读请关注《中国正义论的形成》东方出版社

★★★★★★★★★★★东方好书榜★★★★★★★★★★★★

《儒学的多维视域》——新世纪、多视角重新审视传统儒学精神

《向道而思》——华东师范大学杨国荣教授论文选集,义理精审,辨析入微

《中国正义论的形成》——探究“正义”在中国的起源

《先秦思想史论》——金春峰先生以清晰明确地解读先秦各家思想之关节要点

《理学与文学论集》——从宋明理学看中国文化、文学的天地


轻轻松松,拿起手机扫一扫

东方学术讲堂的微信公众号dfxsjt

与你一起阅读思想

黄玉顺:不知“礼”就不知道中国人的生活 - 东方学术讲堂 - 东方学术讲堂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